东归拉力赛上的“特种兵” 车手陈继生访谈

发布时间:2015-07-11 15:20
 2010罗布泊越野暨东归拉力赛29日进入正式比赛的第二天,驾驶26号赛车、来自山西瑞丰能源投资蓝色飓风车队的车手陈继生,没能继续前一天的好运气,第一赛段第二圈刚过PC1,赛车的水管便破裂,无奈退出当天的比赛。长距离越野遭遇赛车故障是常有的事情,陈继生2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实赛车第一靠的是运气,第二靠的赛车,第三才是车手,第四看技术!”运气不佳的陈继生直到晚上7点半多才修好赛车,匆忙赶回驻地。

 陈继生是中国越野赛场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小人物”却来者不善。今年46岁的陈继生是阳泉市的一名交警,上世纪八十年代从部队转业后,就干上了交警,一干就是20多年。“在部队,我是特种兵,特种兵的训练是多方面的,我所在的班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全军大比武时在全国出了名,我的驾车技术实际上就是在当兵时练就的。看过《猎豹突击队》吗?那可不是编的,那演的就是我们部队的真事!”陈继生平时并不像职业车手那样活跃在各中比赛中,“因为咱有工作,只能在空闲的时间参加一下地方上的比赛,这一次是我第二次参加长距离越野,环塔拉力赛是平生第一次,当时用10天改装了一辆赛车,结果一个沙山就抛锚了!”然而,陈继生并非越野新人,从他“入道”的时间看,也应该是准元老级别了。2005年,第一次参加全国场地越野赛的陈继生便在天津拿了B1组的冠军,从此越野圈的人才认识了这个说话语速很快但是言谈低调的山西汉子。

和陈继生聊天,有太多有趣的话题,涉及军事、战争、赛车、社会等方方面面,实际上你根本不用发问,他就会滔滔不绝。说到他当年参加的战争,说到那些牺牲的战友,陈继生的眼睛突然会盯住一个地方,停上一会。“越野是一种生活,阳泉虽然不大,但是平均不到5个人就一辆车,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车轮上的时代,很多人开始只满足于代步,我之所以从事越野,一是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现代的生活方式,有人打麻将,有人玩斗地主,而开着自己的车子驰骋在戈壁和大漠,更是一种积极的解压方式。”

作为赛手的陈继生,仍然有特种兵的那种精气神,走起路来风一样快,而由于感冒而沙哑了的嗓音平添了一份沧桑。陈继生对目前国内的比赛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国内的场地越野赛现在看来影响要更大一些,也许是电视转播的缘故吧,但是长距离越野更过瘾,无论哪种形式的比赛,都需要技术,我对我的技术始终很自信。”在第一比赛日,陈继生在河谷中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前行,“我最快时速就130公里,后面追上来很多车子,但是我并不急,只是超过我的车子不少又再前面翻车了,我按照我的节奏开车,这是我对比赛的理解。”第一天的比赛结束后,陈继生跑了全场第八的成绩,他自我感觉还可以:“咱们的车子还是差一点,等这次比赛回去后,我已经谈好的占地300多亩的赛场就要签约了,我也可以在我们那里组织比赛了。我想我的赛场,赛道对技术的要求会更高。”陈继生对比赛的成绩实际上并没有过多的要求,“学习其他车队的长处,享受比赛的乐趣就足够了”

陈继生的的车队还没有固定的赞助商,“如果有大的赞助商支持我们,我想我会组建一支精锐部队,就像特种兵那样,车子不必多,比如长距离,就用三台车,车队的后勤等环节也要正规化,现在我每次比赛都要去租别人的维修,也很麻烦,我希望我的这个愿望很快能够实现!”

上一篇:永不放弃追逐的脚步 梦想在博斯腾湖超级赛段绽放
下一篇:主力阵容介绍